干啥啥不行逃跑第一名;日军大阪师团为何被称为第一窝囊废

  在文章中他感慨,如果日军都像大阪第4师团那样,就不会有一系列的战争。日本就更不会战败投降了。

  日本陆军第四师团又名大阪师团,1888年五月在大阪正式成立,是二战爆发前日本陆军17个常备师团之一。代号“淀”。

  日本其他师团的代号都有些尚武精神,比如说第2师团代号“勇”,第9师团代号“武”。第4师团代号“淀”,就有些莫名其妙了。

  很多资料上解释说,在大阪城内有一条“淀川河”,横穿最繁华的梅田商业区,第4师团也由此得名。

  十六年后,他手下的家臣德川家康,率领20万大军,向丰臣家的根据地大阪城,发起猛烈攻击,甚至动用了从西班牙买来的红夷大炮。

  丰臣秀吉有200多个妻妾,却只有淀姬(闺名茶茶)为他生下两个儿子,长子夭折,二儿子就是后来的丰臣秀赖。

  德川幕府兵临城下,大阪城内却只有一万多守军。丰臣家再无获胜希望,君臣上下个个抱着必死之心,奋勇无比地杀向幕府大军,淀姬亲自来到阵前助战。

  丰臣家的第一猛将真田信繁,一马当先突入敌阵,在万马军中所向披靡,德川幕府主将的标志马印(帅旗),也被砍倒。德川家康的儿子德川秀忠,也被砍落马下。幸亏德川幕府第一名将立花宗茂拼死相救,德川秀忠才捡回一条命。

  丰臣家最后的勇敢,只是为了荣誉而战,根本改变不了失败的命运。双方激战到下午,真田信繁寡不敌众,战死在万马军中。

  丰臣秀赖率领几百名残兵败将,被迫退入城中。第二天,淀姬和丰臣秀赖剖腹自杀,大阪城终于陷落。

  丰臣秀吉出身微寒,他得势以后,对大阪城进行了彻底的改造,据外国传教士记载,大阪城的房间,到处都是用金子,生丝,绸缎做装饰,摆满了高级茶具,整个城市就像一座宝库。丰臣秀吉对大阪的老百姓也不错,直到现在,大阪人仍然尊称他为“太阁君”。

  但所有的繁华,都被德川家康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因此大阪人对德川幕府恨之入骨。

  后来明治天皇继位,推翻了德川幕府。在组建大阪师团时,用于德川幕府此战不屈的“淀姬”,作为第四师团的代号,并没有什么不妥。

  军队存在的意义就是打仗,可日本天皇对大阪师团的偏爱有目共睹,组建后40多年,就没舍得让他们上过战场。

  是金子总要发光的,1933年6月22日,大阪师团用独特的方式,狠狠地秀了一把存在感。

  第八联队六中队的一等兵中村政一,在大阪市天六交叉路口闯红灯玩,造成交通混乱,日本交警上前阻止,结果被中村正一和战友们一顿狂扁。

  这下算是捅了马蜂窝,师团长寺内寿一素来就有“爱兵如子”的美誉,他借口保持“大日本皇军的尊严”,毅然带兵,杀进警察所,将警察所搅得鸡飞狗跳,片瓦无存。

  此举大涨了第4师团的威风,灭了警察所的锐气。寺内寿一兀自不肯善罢甘休,非要把惹事的交警中西忠夫,抓起来军法从事。

  最后日本天皇亲自出面调停,才把这次轰动一时的事件压下来。史称“大阪Go-Stop事件”。

  卢沟桥事变以后,侵华日军兵力吃紧。日本陆军大本营将大阪师团调到中国东北,隶属关东军序列。

  大阪师团勇砸警局的壮举,让大本营的头头们记忆犹新,并且把全部责任都推到师团长寺内寿一身上。

  本着“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的原则,日军大本营开始为大阪师团频繁地更换新的师团长,自从1934年开始,一直到1945年日本宣布投降,大阪师团先后更换了11个师团长,每年一副新面孔,坚决不允许师团长们,和所管辖的士兵交朋友,免得再闹出新版的“Go-Stop事件”。

  “台儿庄大捷”后,吃了大亏的日军恼羞成怒,动用了8个师团,将近20万人,试图在徐州地区围歼参加徐州会战的中国军队。

  大阪师团的士兵们,刚构筑好防御工事,向西“转进”的中国士兵就来到日军阵地前。

  对突然出现的这支日军,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也惊出一身冷汗。这支日本军队装备精良,军容整洁,绝对是日军的主力师团。

  经过几个月的苦战,向西转进的中国军队已经是强弩之末,如果大阪师团现在发起攻击,中国军队虽然不至于全军覆没,却也要蒙受巨大的损失。

  但令人吊诡的一幕出现了,数万中国军队,在大阪师团眼皮底下,整整行进了7个多小时,大阪师团非但一枪未发,还收缩兵力。接连放弃了20多处主要阵地。

  中国军队成功突围以后,如果大阪师团进行追击的话,还是能取得不俗的战果。可他们愣是纹丝不动,躲在工事中不肯出来。

  大阪师团贻误战机,陆军大本营震怒,要追究责任。大阪师团的士兵们振振有词地说:一切行动听指挥,我们没有接到进行截击的命令。

  师团长松井命菲抵达前线,下令“全力追击”。哪知士兵们置若罔闻,又拖延了好几天,愣是让松井命的命令,成为一纸空文。

  其实想想也对,松井命师团长又没有帮士兵们打群架的经历,大家凭什么要听他的。一个多月后,松井命中将黯然离职。新一任师团长泽田茂走马上任。

  这次离奇换将,也让“大阪的日本兵不会打仗”的传说,从此不胫而走,并广为流传。以后无论是谁与大阪师团对阵,都会勇气倍增。

  本来大阪师团的名声就不好,新上任的泽田茂师团长最大的特点,就是只有一只眼睛。他没有把大阪师团带出沼泽,反而雪上加霜,让大阪师团的名声,继续沉沦进万丈深渊。

  1939年5月,苏联和日本爆发了著名的诺门罕战役。指挥苏联军队的,是著名的朱可夫将军。日本方面,由陆军大本营直接指挥。

  双方乒乒乓乓打了两个多月,日军吃不住劲了,开始向前线增兵。首先接到命令的就是大阪师团,一天过去了,大阪师团按兵未动。

  因为士兵们听说,他们的师团长泽田茂,当年还是大队长的时候,接到作战命令后,心乱如麻,然后以治疗青光眼为名住进医院,等他伤愈出院,直接提拔为联队长,和他平级的几个大队长,都在战场上挂了。

  不打仗还能升官,韦小宝先生的独门绝技,被泽田茂偷学去了。上行下效,大阪师团的士兵们以师团长为楷模,纷纷装病住进了医院。

  日军大本营闻讯震怒,命令大阪师团各联队长坐镇医务室,亲自对那些装病的士兵进行甄别。

  救兵如救火,眼看前线的日军就要全军覆没,可援兵的影子都看不到。无奈之下,日军大本营只能下令,命令仙台师团去往诺门罕前线增援。

  仙台师团也就是日军的第2师团,从师团长到士兵都是二杆子,从海拉尔出发到诺门坎,他们仅仅用了4天,到了前线没顾上休息,就和苏军死磕,结果损兵折将,被教训的惨不忍睹。

  停战的消息,传到大阪师团耳朵里,士兵们顿时精神焕发,无论是掉队的,还是在医院里养病的,都各显神通赶了上来。行军速度也空前提高。并以精准的速度,在停战当天,终于赶到前线。

  日军终于踏上归程,其他师团丢盔卸甲,损兵折将,伤兵满营,看上去狼狈不堪。

  只有精神饱满的大阪师团,装备精良,齐装满员,创造了在战斗中零伤亡的奇迹。

  日本报纸《朝日新闻》,在头版刊登了《我无敌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可日军大本营知道这其中有什么猫腻,于是将新闻标题中改了一个字,变成了《我无伤皇军第四师团威势归来》。

  其他师团都认为这是对大阪师团莫大的讽刺,但大阪师团的士兵们,却得意洋洋地说:不是他们没有参加战斗,而是苏俄军队知道大阪师团将要到来,就望风而逃了。

  大阪师团“凯旋”而归,日军大本营认为独眼师团长泽田茂,给了士兵们消极避战的借口。于是新一任师团长山下奉文走马上任。

  山下奉文最大的特点就是胖,90多公斤的体重,在当时日军中属凤毛麟角,他的胖可能来自于遗传,属于那种喝凉水都长肉的品种。他有两个妹妹山下照猪和山下久寿猪,就能说明一切。

  胖胖的山下奉文,很合大阪师团士兵们的胃口,山下奉文也很欣赏大阪师团的作战风格,双方一拍即合,以修整为名,在佳木斯度过了十一个月的“和平”生活。

  1940年六月,吃得更胖的山下奉文,带领大阪师团驰援枣宜会战,等他们赶到战场时,会战已经结束。

  山下奉文更是借题发挥,一枪未发的大阪师团,俨然成为枣宜会战中最大的功臣。山下奉文因此继续升官进阶。

  大阪师团也被编入日军第十一集团军,成为这支主力部队中首屈一指的王牌师团。

  改编结束后不久,日军第11集团军迎来新的司令官阿南惟几,新官上任三把火,阿南惟几这厮准备攻打长沙城,而大阪师团被委以重任,成为这次战疫的主攻。

  正当他们要继续扩大战果时,突然发生了日全食,当时日本人把这种自然现象称为天狗吃太阳。日本天皇说他们是日照大神的后代,这就等于天皇被天狗给吃了,为了从狗嘴里把天皇夺回来,大阪师团毫无征兆地撤出城外。

  大阪师团仓皇撤退,日军左右两翼担任助攻的第三和第十三师团,被中国军队打了个措手不及,伤亡惨重。

  日军在长沙城下遭遇惨败,第11集团军司令阿南惟几被免职后,灰头土脸地回了日本。

  阿南惟几走了,大阪师团成了没人要的孤儿,日军其他各集团军司令官,谁也不敢将大阪师团招入麾下。

  还是日本天皇知道大阪师团这次失利的原因,直接下令,从此以后,大阪师团属于陆军大本营直辖,长期驻扎在上海。

  当时在日本,大阪也属于最繁华的城市,大阪师团的士兵们都自诩见多识广,可来到上海后,他们才知道自己就是井底之蛙,阿拉这嘎达太富裕了。

  守着金饭碗啃窝头的傻事儿,大阪师团肯定不干,上至师团长,下至普通士兵,都摇身一变,成了商人。

  作为日军中屈指可数的甲种师团,他们手中的畅销货还是很多的,和药品要多少有多少,而这些军用物资都是新四军奇缺的。

  自从大阪师团进驻上海滩,经常可以看到这样一些日本兵,神秘兮兮地向人兜售香烟,那国语说的,让上海人都自愧不如:四爷的货,绝对正宗。

  有钱不让赚,这就是用钝刀子拉人,大阪师团的士兵们,怀着郁闷的心情踏上新的征途。

  等到了菲律宾,就更让人郁闷了。这美国大兵一个个白白胖胖的,吃得跟地主的傻儿子一样,关键是他们要嘛有嘛,啥也不缺。

  大阪师团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们同仇敌忾,冲上前去,逮着美国大兵就是一顿暴捶。

  大阪师团优待俘虏,只要战利品不要战俘的命,如果战俘手中还有点小钱钱,那就更妙了。

  付出总有回报,日本投降以后,美军对大阪师团的评价是:为人认真,爱好和平。这当然是后话。

  在当时,美军对大阪师团的怀柔战术非常恐惧,私下里称他们是美军的“克星”。

  日本经过连年战争,本土劳动力严重短缺。既然大阪师团一口气抓了这么多俘虏,押送俘虏回日本的任务,也就落在大阪师团头上。

  被押送的美军俘虏大概有8.6万人。其中有超过15,000名俘虏死在路上。耿耿于怀的美军,把这次押送过程称为巴丹行军。战后将指挥菲律宾战役的日军司令官本间雅晴处以死刑,但是却放过了执行任务的大阪师团。

  其实美国人也明白,如果换成其他日军师团执行押送任务,美国俘虏的下场只能更惨。

  日本陆军大本营也有自己的考量,既然大阪师团是美军的克星,好钢要用在刀刃上。大阪师团重新被调回到东南亚,驻守在曼谷和西贡(胡志明市)两个城市,这两座城市距离将近700海里,中间是漫长的海岸线。

  日军大本营判断,美军可能会在这段海域进行登陆作战,所以专门把大阪师团安排在这里,准备给登陆的美军迎头痛击。

  最后美军摄于大阪师团的威名,斟酌再三,始终没敢在泰国湾沿岸,采取任何军事行动。

  日本投降以后,其他各师团都不乏顽抗到底的死硬分子,只有大阪师团以“天皇诏书,不能不奉”为由,愉快地投降了。

  根据日军统计,大阪师团是所有师团中。伤亡最少,装备物资保留最完整的师团。

  回到日本本土时,大阪师团的士兵们精神焕发,面色红润,丝毫没有战败的颓废感。

  二战后期,大阪师团驻扎的地区物产丰富,又没有什么战事。从师团长以下,个个忙着闷头发大财。其富裕程度,也是日军各师团中的魁首。

  不过大阪师团的士兵们,懂得什么是坐吃山空,回国后的第2天,他们就一起跑到美军兵营前,整齐地摆开地摊儿,向美国大兵兜售战争纪念品。

  日本投降以后,陆军164个师团,最后只保留了10个师团的番号,而被称为“第一窝囊废”的大阪师团赫然在列。

  二战期间,大阪师团几乎没打过败仗,战果很大,伤亡最小。如此辉煌战绩的部队,岂能把番号取消了。

  大阪师团在战争中战斗力不强,很多人把其归咎于大阪经济发达,士兵家庭比较富裕,因此许多人戏称大阪师团为商贩师团。

  但是来自日本东京都的第16师团,士兵家庭比大阪师团还要富得多,但是第16师团在战场上表现得穷凶极恶,滥杀无辜。可见日本士兵家庭的穷富,并不是战斗力强弱的理由。

  但是大阪师团的士兵们,很少把这句话挂在嘴边,即使是说,也只是敷衍而已。因为在大阪人眼中,那个所谓的,“至高无上”的天皇,只是个赝品。

  魏晋南北朝时期,中原板荡,普通百姓民不聊生,尤其是北方的汉人,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这些东渡的汉人,利用先进的生产技术,在烂泥滩上开垦出四万顷良田,并建起了一座城市,名为大阪。

  天武天皇以前,为了保持天皇家族血统纯正,是不与外姓人通婚的,像什么哥哥娶妹妹,叔叔娶侄女的破事层出不穷。

  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原则,以前那些治天下的大王们,个个都是三妻四妾,他们的后代虽然质量没有保证,但数量却供应充足。

  天武天皇不肯做这荒唐事,只娶了一个外姓女子,从而也造成人丁不旺,到了第九代竟然绝嗣了,天皇的宝座,又回到原先那些治天下大王们的后代手中。

  而大阪人坚定地认为,天武天皇的后裔,是被人阴谋搞下台,而这些天皇后裔,一直隐藏于民间。

  最让大阪人对天皇愤愤不平的,还是1868年迁都东京。做了1000多年日本京都的大阪,从此沦为陪衬。作为大阪的原住民,对天皇不满,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