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曼预测【15】丨泰勒·劳伦兹:社交与媒体将分离

  “当用户向封闭式网络体系迁移的同时,他们也从依靠算法运行的平台转移到了以新闻和内容为主的媒体平台,这恰恰是第一代社交媒体的特征。”

  以广播为中心、开放的社交网络彻底改变了我们与其他人交流的方式。第一批社交平台例如Facebook、Twitter、Tumblr(轻博客网站)和Instagram开启了社交媒体的黄金时代。在这些社交媒体上人们可以积累起自己的受众群体,并让自己的声音为众人所闻。

  但在2017年,在Instagram上获得100万粉丝的关注或者在Facebook上看到你三年级时的疯狂,这种新鲜感已经被冲淡。用户在推特上发表评论却被“纳粹”拦截管制,导致许多用户已放弃了在公开的社交网络上发表言论,转而将更多时间用于封闭式网络和群聊上。

  这就意味着用户浏览Facebook、Instagram的时间在减少,通过Facebook群组或者使用Messenger与朋友联系的时间不断增多;这意味着用户放弃了在Twitter上与每个人互动,继而转向与兴趣相投的人在DMing上交流;也意味着用户开始在一些小的、以兴趣为基础的Instagram账号或Finstas上活跃,而不是维持一个单一的、面向大众的表面形象。

  当用户向封闭式网络体系迁移的同时,他们也从依靠算法运行的平台转移到了以新闻和内容为主的媒体平台,这恰恰是第一代社交媒体的特征。但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对媒体的消费减少了,我预测媒体消费会变成更加独立的、主动的行为。

  各大平台似乎预料到了这种转变。Snapchat宣布将在十一月把聊天功能从其媒体门户网站上分离出来。Facebook对一个只有文字内容的新闻推送进行了测验,发现这类推送缺少朋友的状态更新。同时Facebook还发行了Watch,这是一个视频门户网站,有着来自出版商和合作媒体推送的高水平内容。Instagram则将其消息发送的功能延至专用的聊天应用Instagram Direct上。

  在2018年,利用用户行为转变的优势,出版商必须找到他们的立足之本并采取新的分配策略。但这并不意味着非得要在一个没什么用处,只有四个人会用的程序Facebook Messenger上投资,也不是在与朋友间的私人谈话中生硬地植入你的品牌。

  采取新的分配策略意味的是,生产用户会订阅和搜索的高品质内容;意味着在网络上获取广泛受众的投入时间更少,而把时间用于吸引更多有意关注这类信息的人,得到他们的青睐;不幸的是,这同样意味着用户与社交平台之间要建立更紧密的关系,而这些社交平台仍然由Facebook Watch、Snapchat Discover之类的门户网站控制着分配方式。

  正如第一批社交媒体颠覆了先前的消费习惯,催生了新一代社交品牌并使其繁荣,即便我们仍受Facebook摆布,群体信息和社交2.0仍将为发行商和新闻品牌提供新的机会。

标签: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