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百年来最伟大的男演员第1位!《卡萨布兰卡》里克永不磨灭

  他的母亲,莫德·亨弗莱,是一位女权主义者和受欢迎的杂志插画家,她的祖先乘坐五月花号来到美国。莫德的事业很成功,作为一名插画家,有时她赚的钱是她丈夫的两倍多。

  鲍嘉可以说是王室的一员,他和戴安娜王妃是表亲,他母亲和戴安娜家是有一个共同的祖先。

  鲍嘉是家里的老大,他有两个妹妹。他的父母很老派,对他们很少流露感情。他们希望他能进耶鲁大学学习。

  然而,1918年,他被菲利普斯学院(美国著名的私立高中)开除了,据说是因为他把一只土拨鼠扔进了校园里的兔子池。

  他应征入伍,成了一名海军战士。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鲍嘉从海军退役。虽然在军队没有上过战场,这段经历对他形成一套独立于家庭影响的价值观大有裨益。他一生对航海充满热情,甚至把自己的游艇桑塔纳号作为美国海岸警卫队的后备船。

  在海军服役期间,博加尔嘴唇上留下了明显的伤疤。他正押送一名囚犯到缅因州的一所海军监狱时,犯人向鲍嘉要了一支烟,在他低头找火柴时出其不意一拳打在鲍嘉的脸上企图逃跑。手铐的棱角将鲍嘉的嘴唇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这道疤痕成了他的终生标志。

  多数人相信是这道伤口造成的部分神经瘫痪,从而形成了鲍嘉日后独特的对白方式:紧抿上唇,发音低沉,有一点含糊而带鼻音。还有他许多经典的表情:牵动嘴角的苦笑,呲牙咧嘴的咆哮,以及恶魔般的狞笑,都和这道伤疤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但鲍嘉的口齿不清几乎葬送他的演艺事业。华纳兄弟的老板杰克·华纳曾经犹豫是否要让他担纲主演。

  华纳也讨厌鲍嘉抽烟。在拍摄《马耳他猎鹰》的过程中,博加特和他的搭档彼得·洛故意在尽可能多的场景中吸烟,只是为了惹恼华纳。华纳威胁要解雇他们时他们才作罢。

  回到家后,因为父亲生病,并且投资不善,家境大不如前。于是,鲍嘉开始找工作。

  百老汇制片人威廉·布雷迪是鲍嘉父亲一位成功的朋友。鲍嘉在他的电影公司工作,在那里,他尝试各种各样的工作,甚至写过剧本和导演,但都失败了。

  最后,是布雷迪的女儿爱丽丝把鲍嘉带入演艺圈。他最初担任她的舞台经理。然后在1921年,在她的作品《漂流》中登台亮相,扮演一个日本管家,紧张地说出他的唯一一句台词“为我的夫人和她最尊贵的客人干杯”。

  在整个二十年代,他在百老汇舞台剧里扮演一些小角色,配角,也引起了电影导演们的注意。

  1929年美国股市,对舞台制作产生了巨大的负面影响,几乎没有任何作品。因此,像许多其他舞台艺术家一样,鲍嘉开始进军好莱坞,并与斯宾塞·特雷西共同主演了1930年由约翰·福特执导的故事片《河上》。

  1934年,他在百老汇戏剧《应邀杀人》中担任主角。这引起了百老汇制片人阿瑟·霍普金斯的注意,使他获得在1935年主演电影《石化森林》的机会。

  在犯罪片《化石森林》中扮演无情狂暴的在逃凶手曼坦公爵;该片是鲍嘉演艺生涯中具有转折意义的作品,确定了他在银幕上的形象。

  1936年,他成为华纳兄弟旗下艺人,从1936年到1940年,鲍嘉在艰苦的条件下平均每两个月拍一部电影。尽管他不喜欢匪徒之类的角色,但他没有别的选择。拒绝公司安排将意味着停职而没有收入。

  1941年,他一改以往戏路,在悬疑片《马耳他之鹰》中饰不讲道德,没有同情心的私家侦探萨姆·斯佩德;该片奠定了鲍嘉主流明星的地位,被评论界认为是开启黑的代表作品。

  又拍了三部电影后,鲍嘉终于得到一个浪漫主角的角色。1942年,他搭档英格丽·褒曼主演爱情片《卡萨布兰卡》(16届奥斯卡奖最佳影片奖,美国电影学会 “百年百佳影片”之一)。在迈克尔·柯蒂斯导演的这部电影中,鲍嘉饰演玩世不恭、率性而为的酒吧老板里克·布莱恩,为他赢得了第一个奥斯卡提名。但是你知道吗?在拍摄过程中,鲍嘉称这是他拍过的最糟糕的电影。

  《马耳他猎鹰》,甚至《卡萨布兰卡》制片方本来希望乔治·拉夫特主演,但拉夫特拒绝了,机会留给了鲍嘉,不知道拉夫特是否后悔过?

  鲍嘉继续主演了多部电影。1951年,与凯瑟琳·赫本联袂主演爱情片《非洲女王号》,在片中扮演因失业而流落到非洲的矿山机械师查理·阿尔纽克;他凭借在片中既不冷酷也不冷峻的表演风格获得了第24届奥斯卡奖最佳男主角奖,并获第6届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最佳外国男演员提名。

  1954年,主演战争片《叛舰凯恩号》,在片中扮演神经质的舰长奎格,再次获得奥斯卡奖最佳男主角奖提名。

  1926年在恋爱四年后与女演员海伦·门肯结婚。然而,仅仅一年多后两人离婚。

  1928年鲍嘉与女演员玛丽·菲利普斯结婚。后来,鲍嘉前往好莱坞,但菲利普斯为了自己的事业留在了纽约。他们在1938年离了婚,但保持很好的关系。

  1938年,鲍嘉与女演员梅奥·米奥特结婚。她怀疑鲍嘉出轨,两人于1945年离婚。

  1945年5月21日,鲍嘉与比他小20岁的女演员劳伦·巴考尔喜结连理,这是他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结婚。两人共同生活了12年,育有两个孩子,直至鲍嘉于1957年去世。

  鲍嘉通常在银幕上扮演深沉的硬汉,但在现实生活中,鲍嘉却是个内心柔软的人。他的第二任妻子,女演员玛丽·菲利普斯曾经说过:“汉弗莱玩纸牌时会哭。”

  每年圣诞,他都会召集亲朋好友观看1929年版的《一个明星的诞生》。鲍嘉总是在这部电影没有结束时就哭着离开了房间。

  在拍摄《卡萨布兰卡》的过程中,瑞典媒体热情地报道说,鲍嘉正在向英格丽·褒曼学习瑞典语言。事实上,鲍嘉和褒曼几乎不说话,以免鲍嘉疑心极重的第三任妻子、女演员梅奥·米奥特节外生枝。

  鲍嘉在批评他的搭档时毫不留情。约翰·韦恩、凯瑟琳·赫本,甚至劳伦斯·奥利弗都是他批判的对象。但鲍嘉对一位演员敬重有加——马龙·白兰度,他说:“当我们都在卖土豆的时候,他会演哈姆雷特。”

  当然鲍嘉自己也不是没有缺点的,他一天抽两包烟,凯瑟琳·赫本对此很不以为然。用鲍嘉的话来说:“她对我说了很多关于要学会节制和酗酒的危害。”为了以身作则,赫本坚持只喝水,但很快就患上了痢疾。事实上,几乎所有的演职员都生病了,除了休斯顿和博加特,他们更爱喝威士忌而不是受污染的瓶装水。

  1956年,鲍嘉被咳嗽困扰,经过医生的检查,他被诊断患上了晚期喉癌;同年,他接受了咽喉手术。1957年1月鲍嘉身体状况逐步恶化于1月14日去世。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