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完结

  肉肉肉,蔬菜蔬菜蔬菜。一个每天只吃几筷子蔬菜,除此之外就是肉肉肉;一个每天只吃几根肉丝,除此之外就是蔬菜蔬菜蔬菜。

  于是餐桌上便出现诡异的迸面——封旭尧把韩远航的碗夹满肉,盯着韩远航吃光。

  这个年纪的孩子还在发育中,自然对肉情有独钟,当然要把自己喜欢的东西全部一股脑儿送到心爱的人面前。你不接受他就不开心,闹别扭,还把更多的东西偷偷塞到你面前,摆出一副你不要也得要的霸道样子,让你哭笑不得。

  霸道的还掉贷款,霸道的把喜欢的食物送到他的面前一起分享,霸道的打发司机拉着他去买爆米花薯片饮看电影逛商场买衣服,霸道的把他压在床上分开他的腿占有他,扮演丈夫的角色,要求他担起妻子的责任,摆出各种各样的姿势ca弄。

  他不应该诱拐体力充沛血气方刚的十七岁少年,床上那生龙活虎的劲头他特别吃不消,每天搞得满屋子都是啪啪的拍肉声、噗哧噗哧的ca穴声,以及他高ch时声嘶力竭的声。

  这是报应!韩远航有气无力的想,餍足的少年殷勤的清理他的身体,和他面对面的睡在被窝里,超级兴奋的把老师高ch时脸设成手机的桌面。

  图片上的他仰起脸,张大流着口水的嘴巴哭叫,眼睛涌出激动的泪水,整张脸又是泪水又是口水,一点都没有美感。

  「不准设定成桌面,万一被人看到怎么办!」韩远航想抢过手机,可惜莋爱後的力气完全比不上封旭尧,怎么都抢不到手机。

  封旭尧想了想,也觉得很对,老师高ch的脸只有他能看,可是他很想一打开手机就看到老师高ch的脸,封旭尧在触摸屛上点来点去,终于把图片修改好。

  韩远航一看,直接吐血。眼睛上的马赛克是怎么回事?刚才明明是一张大头照,现在怎么变成了全身照?在他的亀头上打上一个横条马赛克是想怎样?完全遮不住啊!只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把目光放在挨ca的小xu上。

  原本就是一张涩情图,一打马赛克更加黄暴,居然还在他的脸庞打上可爱的「红心」。

  靠!我靠!「你拍了多少张,通通给老子交出来!」韩远航愤怒了,封旭尧笑眯眯的上交手机,在图片的文档里找到一个名叫「数学课程」的档,翻出一张张属于他的艳照,有几张同样打上可爱的「红心」。

  韩远航刚要点下荧幕上的「删除」,忽然觉得不对劲,这小子怎么还是一脸笑眯眯的?反常的没有不准他删除照片,于是怀疑的问:「图片都在这里了吗?」

  封旭尧点点头,「老师所有的图片我都保存在手机里了。」计算机里有备份,还有他偷偷录下他们莋爱的录像,烧成光碟下回带来和老师一起欣赏。

  完全不知这些事的韩远航松了一口气,放心的删除手机的图片,等他看到封旭尧带来的所谓的时,里面的场景就是封旭尧的卧室,偏偏封旭尧还恶趣味的在眼睛上打上马赛克。

  这世上最悲催的事情就是欣赏打上马赛克的自己的h录像,和兴致勃勃的恋人莋爱。

  通过最後一关的面试,以及七天的试用期,韩远航正式成为圣雪高中的一名教师,穿上圣雪高中的教师专属订制西装制服。今天是一个激动的日子,他要用最完美的一面面对他的学生们,留给可爱的孩子们最佳的印象,不容出现一丝一毫形象上的错误。

  喷上发胶,将浏海整齐的撸到头顶後,这样利落的发型虽然过分呆板严肃,但是配上他和蔼可亲的笑容会显出他严肃不失亲和的一面。打好领带,再整理一下衬衣的领子,穿上制服,韩远航咳嗽一声,镜子中映出一名满身书卷气的教师。

  走进圣雪高中的大门,来到教导室,微笑着跟同事们打招呼,坐上属于自己的办公桌,韩远航心情舒畅极了,不愧是富豪权贵挤着送孩子来的圣雪高中,门口轿车真多,他以後就是这里的老师那些富二代富三代都要乖乖的叫他一声老师。

  这感觉太爽了!哈哈哈!韩远航在心里狂笑,脸上却是一副再正经不过的表情,把属于自己的东西摆放在办公桌上。

  夹上课本和资料,韩远航表情自信,脚步沉稳的走在两边都是花草树木的校园小道,只差没有心情飞扬的哼歌。

  砰——韩远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重物从上将他砸倒在地,让他动弹不得趴在地上,课本、资料摔飞一地。

  穿着圣雪高中校服的高个子学生爬起,若无其事的拍拍衣服,把书包甩到肩头上.回头说了一句:「对不起,受伤了直接到高一a班找我。」

  那酷酷跩跩的语气听得韩远航牙痒痒,他抬起头,勉强看清楚那学生酷帅的长相,以及跨步向前走的高大背景。

  他在圣雪高中的第一堂课的形象全毁了,散乱的头发沾着一个树叶,衣服沾满灰尘,还鼻青脸肿。幸好只有手和膝盖擦破点儿皮,也没有受内伤,不然连课都不用上了。

  用手指马马虎虎的梳好头发,挥掉衣服上的灰尘,揉揉脸上的瘀青,韩远航好不容易赶在上课铃声响起时赶到教室。

  新老师狼狈的模样让全班同学莫名的眨眨眼睛,韩远航极力冷静的解释一句自己在路上摔了一跤,然後露出和蔼的笑容介绍自己,以及教学风格,最後是公式化的鼓励同学好好学习。

  本来这也是走个过场,没有多大的问题,偏偏从窗口看到那个从天而降砸到他的学生走过走廊,手衷抱着一叠试卷。

  韩远航摸摸下巴,能帮老师抱试卷,看来是个优等生,就算不是优等生也是个比较乖巧的好学生,他正好去和a班的班主任搞好关系,问问这个学生品性如何,如果是个好学生就算了,没必要和个孩子那么计较,他上学是为了不迟到也翻过墙头,小事而已。

  下课後,上完第一堂课的a班班主任忙着吃早餐,韩远航凑过去,装作好奇的说:「吕老师,我今天看到一个学生抱着试卷走过c班的门口,有点儿眼熟,好像是你们班的吧。」

  a班班主任露齿一笑,骄傲的说:「我麾下的一员猛将,年级第一,a班班长是也。」

  还真是优等生,预料中的事。作为一名教师,对优等生总是抱着好感,韩远航也不例外。

  a班班主任一见有人和她谈论起她最喜欢的学生,便三口两口吃完早餐,开始对着韩远航评价这名学生。从家世谈到父母,从成绩谈到品行,又从长相谈到成绩,总而言之,这位班长不论家世长相成绩都是一等一的优秀,而且十分听老师的话,每年赞助学校不少钱。

  a班班主任啧啧两声,「多好的学生啊!你好好的把c班的数学教好,下个学期老徐退休,说不定你能竞争到我们班的数学老师的位置。」

  韩远航点点头,每个年级的a、b班都是年级重点培养的班级,他如果竞争到a班数学老师的职位,那么他的奖金也随之翻一半。韩远航激动了,开始规划这个学期的计画,一定要让c班的数学成绩提升,他才有竞争的机会。

  当他再一次过五关斩六将登上a班的讲台以後,才知道a班班长对他而言是多么坑爹的存在,破坏了优等生在他心目中像花一样美好的形象,变异成食人花。

  这篇文太多灾多难了,先是笔记本硬盘烧毁,我只能默默流泪,然後外公住院,我去照顾,在医院吃在医院喝,还在医院住,洗澡都在医院,外公差不多一个月才出院。

  接着就是天气越来越冷,我手脚冰凉,手根本伸不出,缩在电脑前写文,脚冻得快麻木,手冻得通红,那时我真想死啊真想死!後来我翻出前年买的暖脚宝,幸好能用,脚才暖和,又抱上暖手宝。

  本来以为手脚不冷了,我就能写好了,悲剧又来了!居然下雪了,温度下降到零下七八度,我冻得直发抖,两条腿冻得发紫,就算抱着暖手宝,手也不暖和,因为我要写文,不可能时时刻刻都抱着。

  後来家中水管冻住了,怎么都解冻不了,只能等天气暖和自然解冻,那段时间我整整三天没喝过一口水,把水果当饭吃了三天,第四天实在受不了了,跑去别人家接了一桶水。

  我感谢这个世界上有「小黑屋」的存在,不然,在这样的环境下,我根本写不出一个字。巴不得每天都缩在床上不出来,而且现在天气比下雪时的温度好一些了,每天都是关在小黑屋里写呀写。

  可我心里很淸楚的明白,这篇文写完後,读者看了以後会有很多人以後大概不会买我的书,因为写得太烂了。

  呜呜……我道歉,请求大家原谅,不管大家批评我还是指责,只希望大家偶尔还回来看看我。

  其次,写这篇文的过程中,我非常想报复社会,有朋友问我怎么报复社会,杀人还是放火?

  我说,我做不出这么血腥残忍的事,但我可以挖一个坑换一个马甲继续挖坑,朋友对我说了两个字:去死!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 Post